logo

售后服务

联系我们

lianxi

当前位置:首页 > 售后服务 > 百乐宫国际报喜鸟想弯道超车却再难开口唱歌巨亏4.3亿

百乐宫国际报喜鸟想弯道超车却再难开口唱歌巨亏4.3亿

报喜鸟想弯道超车却再难开口唱歌 巨亏4.3亿 2017年4月27日报喜鸟公布了2016年年报,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87亿,扣非后是-4.32亿。 大A股的上市男装公司不是在转型就是在转型的路上:雅戈尔(600177.SH)很早就进入房地产和金融投资领域,主业早就不是服装了;七匹狼(002029.SZ)、九牧王(601566.SH)不约而同地成立了产业投资基金。  报喜鸟(002154.SZ)也不甘寂寞,自信满满的吴志泽老板说:转型,没有什么飞跃,都是水到渠成。  听着像那么回事,但数据看起来不太对啊。  一、水到渠成,一朝亏损解千愁  2017年2月28日,深交所向报喜鸟审计单位(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下发了关注函。  问询函可谓言简意赅,直抵人心:  “你所审计的2016年计提资产减值合计将减少2016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6亿。公司披露2016年度未经审计的净利润为-3.81亿元,同比下滑481.36%。我部对此高度关注……我部提醒你们……”  没错,是提醒你们。  2017年4月27日报喜鸟公布了2016年年报,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87亿,扣非后是-4.32亿,比预告的还要寒碜一些。  翻一翻报喜鸟的年报,从2012之后营收增长乏力,净利润毫无抵抗地下滑。  2013年,报喜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66.35%;  2014年净利润1.34亿元,同比下降16.6%;  2015年净利润减少至1.0亿元,同比下跌19.55%;  2016年净利润下滑至-3.87亿元,同比下滑-486.63%,是上市以来首次亏损。  敢情吴总的“水到渠成“是这个意思?  二、难比同行,三年承诺将到期  当然,报喜鸟的盈利下滑也非一日之功,从2013年开始,净利润就开始掉头向下了,活脱脱地是增收不增利。  从这幅图上我们可以看到报喜鸟近几年的营收还基本维持着较高的水平,但净利润相比之下就“水往低处流了”,下滑得非常严重。  一般来说营收不增,可能是遇到行业天花板了,但净利润下滑严重,多数意味着经营上一定是出现了问题。  这也难怪吴总要转型,日子过得越来越紧巴。  拉出去跟几个同行比,报喜鸟也是有差距的。  因为几家上市公司体量不一样,用营收和净利作对比不太能说明问题。为了能够更清楚解释报喜鸟的窘境,这里采用ROE指标进行对比。  常看风云君文章的读者都知道ROE(净资产收益率)反映了公司运用自有资本的效率。数据表明,同九牧王和七匹狼相比,报喜鸟还有不小的差距。尤其是2016年这一哆嗦,让一直倒数第一的希努尔上升了一个名次。。。  吴总曾对媒体说“我跟企业内部说不能超过三年,转型也好,升级也好,不能超过三年。”  眼瞅着还有7个月的时间就满3年了,风云君是爱好学习的人,就想看看报喜鸟还能不能完成这个难题了。  三、终止回购,借道互联网赌明天  报喜鸟2007年上市,当时主要生产、销售“报喜鸟”品牌西服、衬衫等男士系列服饰产品。“报喜鸟”西服在十几年前市场还挺大,招股书透露的数据是2004、2005年市场综合占有率位居全国第四。  但服装行业品牌辨识度低、壁垒低的特点决定了这一行是一个充分竞争的行业,钱不好赚啊。别看2009年之前风风火火,那时的男装上市公司主要靠的是加盟开店的形式提升业绩。  2009到2013年,全行业都在“加杠杆”通过快速的渠道扩张试图抢占市场,砸广告打造品牌、进而实行产品提价,不过也确实有效地延续了业绩增长。但是,盲目扩张最终导致的是行业供给严重过剩、产品过剩、渠道过剩的现象在2012年达到顶峰,高潮过后一地鸡毛。  本身品质和性价比都不高,又没有核心竞争力,外加互联网对传统零售店、专柜的冲击,男装行业开始经历长时间的调整。  2013年报喜鸟的年报中破天荒地出现了一封致投资者的信,信中提到“要积极利用互联网思维,以新的方式和手段响应消费者的真正需求……”  这是吴总看到电商和互联网火了之后的深思熟虑吗?  2013年12月13日晚,公司公告决定终止实施《关于回购股份计划的长效机制》,心思挺缜密,一是资本市场剧变,二是实体经济也低迷,公司决定保留子弹,不回购了。  不过问题来了,钱准备投往哪里去?  2014年的年报是2013年年报的延续,迎面而来的是一股浓浓的互联网思维气息,年报封面二维码、官方微信号、京东旗舰店、天猫店、官网……  年报中透露,公司全资子公司报喜鸟创业投资公司有限公司投资4500万元,受让小鬼网络股权并进行增资,持有小鬼网络25%股权。所以,终于还是对互联网下手了。  互联网如愿成为第二主业,但是互联网能带领报喜鸟走出泥潭了吗?  四、英雄气短,转型之路又轮回  风云君注意到,报喜鸟这玩互联网一不小心就玩上瘾了,自从触网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2015年除小鬼网络之外,陆续投资1.39亿元,参投仁仁科技(3月增资,主营移动互联网O2O及大数据营销)、小凌鱼金服(5月增资,主营互联网金融)、吉姆兄弟(6月增资,主营时装定制、跨境电商)、乐裁网络(7月增资,主营O2O、服装定制)等项目。  不过要我说这钱还不如放在银行吃活期利息,营收和净利完全没法看,不信您瞅瞅2015年年报的披露数据。  由于大幅亏损,2016年上市公司对所投资的仁仁科技、吉姆兄弟、乐裁网络进行了大幅计提减值,各参股公司亏损依旧严重:  再来看看2017年半年报的情况。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既没有提升公司持续盈利能力又没能提升抗风险能力……  2015年7月28日,报喜鸟召开智能制造暨战略转型新闻发布会,“我胡汉三又回来了”,重回服装主业,发展基于互联网的C2B私人定制产业链。  这翻脸比翻书还快,上半年还要实业+投资的双轮发展,下半年就回归工业4.0战略转型了。  大概是对互联网灰心了,2016年年报、2017年半年报封面跟互联网有关的元素都不见了。风云君想到了媒体说的马蓉对王宝强说还有感情。  话说回来,就看这2016年的数据吧,也难怪深交所怀疑公司在“洗大澡”:  吴总说的三年转型眼瞅着就到交卷的日子了,报喜鸟到底何时报喜?  从目前来,估计还要重新承诺三年。责任 :王振
更新时间:2018-2-23 16:51:12  【打印此页】  【关闭